2021-03-14
閱覽人數: 6589

中長線投資的思路解構 (了解中原博立投資思維必看)

先理清「投資」和「投機」的分別

買賣股票,策略上可以分為「投資」或「投機」,這是每個投資者第一樣需要理清的事情,選擇策略後便應該心無旁騖,若果仍模糊不清,左搖右擺,「投資」的股票變成「投機」,「投機」的股票變成「投資」,失敗只是遲早問題。「投資」的注視點是公司本身,質素要好,前景要好,估值要合理,時間維度較長,不會去理會股價短線變動;另一方面,「投機」卻要捕捉到股價短線變動帶來的機會,反而可以不大理會股票本身的質素、前景及估值。

買賣股票要成功,條條大路通羅馬,不要去否定自己不喜歡的策略,無論「投資」或「投機」,只要憑經驗鍛鍊出一套適合自己性格的方法,有紀律去執行,並努力去持續完善,便可達到美滿的目標。不過,我們憑著多年投資經驗,中長線言,認為「投資」相對「投機」是更好的策略,選好公司比捕捉股價短線變動來得容易,雖然買入的是股票,但聚焦點應在公司本身。

「投資」下何時才會沽出公司股票?

我們「中原博立」選擇的策略是中長線投資優質增長股,並於合理估值或以下買入,買入後便盡量持有,直至公司不再符合優質增長股的條件,或股價已明顯高於估值,好像於近日增長股股價回調前,我們已主動沽出或減持港交所(388)及部份醫藥股。至於怎樣衡量股價是否明顯高於估值,我們會為所投資公司計算未來一年的估值,再和最新股價相比較;又或計算數年後的估值,再和最新股價相比較,看看每年平均複式回報是否已低於自己可以接受的水平。

「投資」下應否止蝕?

有朋友問當「投資」的公司股價自高位大幅回調,是否也應該止蝕?若果股價回調,而公司仍符合優質增長股的條件,股價並非明顯高於估值,甚至低過估值,根據以上的邏輯,我們便應該繼續持有,甚至可以趁機加注,若果此時止蝕,是否又跌入「投資」的股票變成「投機」的死胡同?我們不反對止蝕此策略,也認同止蝕此風險管理方法,但應該只用在「投機」上,當我們選擇「投資」這條路,純因股價波動而止蝕,便不應該是一個選項,因為這代表自己對所「投資」公司未有足夠的信念,要檢討的應該是究竟對公司的調研是否足夠。

「投資」看業績好壞,「投機」才看股價走向,當然若果股價大幅回調,也會觸動我們檢視公司會否有先前未留意到的基本因素變化,另外也會看看有否如宏觀經濟變化等因素會造成公司估值下調,好像近日美國國債息率明顯上升,並可能維持較長時間,我們便對持有公司估值相應作出調整,當股價因此變成明顯高於估值時,無論股價先前是上升或下跌,也會選擇沽出持股,留意「投資」是用估值去作為買賣決定,並不是以股價變動去衡量。需明白「投資」的時間維度是以年計,而非以月計甚至以日計,股價縱使短期波動不少,但拉長時間看,對優質增長股而言,其實只是一兩點漣漪。

「投資」下應否進行對沖?

有朋友又會問,當股價自高位大幅回調,為什麼不進行對沖。事實上,對沖也是我們的選項,但層面需涉及宏觀經濟危機,如2020年首季因突如其來出現的新冠肺炎(COVID-19)漫延而引發全球資金鏈斷裂。近日美國國債息率上升,引致市場對增長型公司估值調整,但觀察到美國聯儲局資產負債表仍然上升,量寬不變,全球低息環境仍持續,市場資金依然充裕,只是進行「風格轉換」,較多流入估值較低的傳統型公司,至於這種「風格轉換」,自2019年尾已出現至少兩次,每次時間不同,難於估算,實行「投資」策略的若果為此而進行對沖,去把握「風格轉換」的時點,便流於捕捉股價短線變動的「投機」思維。

事實上,我們見到不少中長線「投資」好公司的成功投資者或基金,也不會去做對沖,因為多年經驗引證對沖不會每次也成功,長期來說更只是零和遊戲,時間和資源應放在分析及揀選好公司上,對回報會更見效益。

我們會否「投資」傳統型公司或週期性行業?

有朋友又會問,新冠肺炎疫情有望因疫苗滲透率提升而紓緩,為什麼不將資金投放在有復甦概念的傳統型公司或週期性行業。我們「投資」的時間維度是中長期,注視點是公司未來數年的業務及業績增長,和公司一同成長,只要在合理估值下買入,回報便會反映在股價中長線增長上。我們「投資」的公司正持續增長,因此不存在復甦概念,而復甦概念的時間點有長有短,若果因市場資金的「風格轉換」而將增長型公司沽出,轉投傳統型公司或週期性行業,中長期言,此操作手法也屬偏向「投機」。

事實上,我們並沒有抗拒「投資」傳統型公司,或週期性行業,但前提這些公司正在經營一個獨特的生意模式,於行業中存在明顯的競爭優勢,符合我們認為是優質增長股的條件,從事汽車經銷的美東汽車(1268)及從事航運物流的海豐國際(1308)便是最佳例子。

策略表面簡單但實非簡單

我們「中原博立」的策略是中長線投資優質增長股,沒有買賣衍生工具,亦不做借貸及槓桿,策略上看似簡單,但致勝點在深入調研以揀選優質增長股,所用時間不會少,事實上也非易事,尤其是當股價短線波動掀動氣氛及情緒時,更考驗對所「投資」公司的信念,而信念是建立在對公司的了解程度,因此不少客戶夥伴認同將部份資金配置在優質增長股上,但知道未具足夠時間分配在分析公司以產生足夠中長線持有的信念,所以將資金交託我們管理。我們不能保證所有經過深入調研而揀選的公司,必定如預期般是中長線表現優秀的優質增長股,強如中長線投資典範巴菲特也有選錯公司投資造成虧損的例子,但我們買入一間公司後並非坐著不理,是會持續檢討其競爭優勢、業績及估值,看看仍否符合繼續持有此優質增長股的條件,我們致力提升所「投資」公司的成功率,令到成功個案明顯多於失敗,加上成功個案的回報中長線以倍數計,從而令整個組合中長線取得理想回報。

簡志健,持證監會持牌人士,博立聯合創辦人/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
執筆之時,筆者及其客戶持有美東汽車(1268)及海豐國際(1308)

中原博立

發表意見...